Bridge12

 

上路

精神出軌的叔公從玉里回西部去了!
而我從西部到東岸嚐到生命出軌的好滋味。
我們擦肩而過,交換生命的方向。

1號橋

花蓮浮華都城的土地下竟是泯滅的一號橋;
他存在過,人們卻不知道;
彷彿我在都市討生活時,
生命的歡喜流失了自己也不知道。

2號橋

回頭嗎?我常會忍不住地問
可是我怕霓虹燈的世界
就在這時素美的鹽寮
開始慢慢盤據我的心
日子,緩緩悠悠地過去了
我坐在海邊的家寫下:
閒望天空聽濤聲,
回顧山巒見雲飄。

3號橋

開貨車遊走賣冰的第一天,
兩個孩子覺得丟臉,只是怯怯地跟著。
原住民工作去了,只留下社區單純的景致。
再來賣,很快地就明白他們是節儉的。
每天小小的生意總是結束在
想回家看看孩子的黃昏。

4號橋

朋友帶著我們溯溪,偶而
傳來的對話聽來像詩句
海邊的童年哪!何其珍貴
孩子說喜歡住在海邊是真的
然而因為交通的關係
放學就得趕回家
無法和同學嬉遊的事實叫他們耿耿於懷
他們開始要離海遠一點點了
我想。

5號橋

結婚,
再自然不過的事。
然而,要把兩個人放到一間屋子裡,
倒也得準備點什麼。
心情,波動起來。
愛妻喜孜孜如春光般溶盪,
看著此刻的她,深深感受到她單純的美好。
眼前,大自然就是一場豐富的囍宴;
辦桌,就不必了。

6號橋

在海邊散步時,赤裸裸躺著的石頭總會吸引我
彎下腰去看她們,最後撿拾回家。
是什麼樣的因緣讓我們相遇呢?

7號橋

祖母常叼唸:不讀書哦,就去放牛啦!
嘿嘿!我倒是在生計無著又不肯折腰時,
真箇放羊去了!
祖母這回不知要說什麼了。
沒經驗的我讓羊群沒節制的猛吃,
唉!撐死好幾隻呢
人們對於物質、資訊的氾濫無法警覺時
也會是同樣的下場吧!

8號橋

單騎南橫又彎又拐的困憊記憶
還新新的,我
又踏上中橫。
這條壯麗的公路要走得順心,
只有一個準則
老實說,一步一腳印。
空氣凍凍的,心緊縮著,
出了金馬隧道,
冷冷的茶、乾乾的餅便是午餐,
心裡渴著一碗熱熱的湯
窩心湯啊!在那裡
聽到華祿溪因落石有人喪生,
安全經過岩石繃落嚴重的青山站後
大大鬆了一口氣。

9號橋

山海的從容大浪、蟲魚花鳥的
悠閒自在簡單生活的愜意,
讓我更肯定住在鹽寮的生活。
我的頭髮長了、西裝領帶不見了;
我不再強逼自己懷著目的與人應酬,
我敲打石頭盼她與我說話、
撿拾漂流木重新創作。
我覺得自己像洋蔥,流著淚
剝掉一層又一層的過去。

10號橋

一歲多的女兒一雙小腳
也輕踏上海邊的石頭。
靈秀的眼睛漫不經心地張望。
近處,海浪像招呼般
殷勤地來了又去。
鞋鞋、鞋鞋
小指頭指著像鞋子的石頭
急切地穿它。
怎麼穿不進去呢?
明明是鞋鞋啊!
她會這樣困惑吧!

11號橋

深綠色的門就開在十二號橋邊。
想起自己第一次開門時驚見
金黃色的太陽跳出藍色大海,
心,差點也蹦出胸口。
這次的經驗變成牆上的一幅畫。
海風凜冽、波濤狀闊,我在屋前
升起熊熊火堆,創作的慾望翻騰著,
手握鑿子刻起石頭。石雕,成了我新的語言。

12號橋

當孩子是孩子的時候,她們不知道自己是孩子。
小林和沐沐趕來這個世界與我們成為一家人,
我深切感到自己落地生根了。
而屋外